爆北魏體_FI

前元朗區議員陳敬倫| 轉營開發土炮字體「爆北魏體」:有責任用設計傳續本土文化

2021年初,有兩幅結合欄桿與書法筆劃的立體藝術橫額現身元朗街頭,驟眼看似殘缺,但倒頭一看,「自由」、「真相」二字當即映入眼簾,其創作者是當時身任元朗區議員的藝術家陳敬倫(K Sir)。時隔將近一年,被逼捨下擔子的他沒有放棄社區,卻選擇另覓方式保留香港地道文化:開發繁體字體「爆北魏體」並透過眾籌推出,希望將本地招牌常見的北魏體永久保存;劍指一百萬台幣的眾籌計劃在十多天內達標,K Sir卻說100%達標只是起點,他有著更大的「野心」。

文:Layne
圖:Layne、受訪者提供

藝術家與土炮字體結緣

「一直以來,我的設計都不是行抽象路線,因為我發現香港人對藝術不太理解,太抽象的話,他們難以消化,沒有共鳴感。所以我的(橫額)字體,是在抽象與傳意能力間取得平衡,讓人在十秒後才理解其含義,這種茅塞頓開的感覺在藝術上很Powerful。」成為元朗區議員前曾任設計師,又曾赴美學「藝」十年的K Sir在學時專修藝術,對箇中三昧自是了然於胸,「所以這可算是一次契機,自從創作了這款字體藝術裝置之後,我陸續在Facebook專頁發佈了許多與文字有關的作品,漸漸發現中文字體的獨特美感。」

K Sir表示區議員身份讓他拓寬了社交圈子,認識來自不同界別的朋友,對他今後發展設計、藝術事業有不少裨益。
本年1月18日,他在元朗教育路天橋掛起看似「二三」、實為「自由」的立體橫額,暗示「倒下的自由」。
見前作反應不俗,K Sir在1月26日再以元朗千色店外立體橫額「差一點的真相」坐上「藝術區議員」名堂。

加上K Sir育有三名子女,為陶冶他們的性情,他不時會尋訪充滿本土味道的古蹟名勝與子女同遊,而在文物徑遊歷期間發現自己對古老建築上的文字與圖案別具感觸,自此,他走遍了自己的出生地——元朗。隨著步履增進,K Sir開始留意到五十至七十年代的中文字體,特別對村屋、舊舖招牌的古字情有獨鍾,「這些字體的土炮感特別有Feel,當時未有電腦,人們要追求文字的美學便只能靠不斷改進筆觸、培養風格,完整中帶點瑕疵,這就是我所謂的土炮感。」

K Sir對古蹟古物的喜愛溢於言表,就連路過一古宅殘骸亦會駐足欣賞這些「頹垣敗瓦」。

「直至某天我去到葵涌,目睹一塊巨型招牌,足足有十七隻字大字,當時我深受震撼,由那刻開始真正開始鑽研、上網查找資料,才發現那款字體稱為『北魏體』。」K Sir坦言當時仍未對「北魏體」有任何了解,只希望能夠拍下香港仍存在的舊事物,日後再用當代藝術展的形式,將舊香港文化用全新的演繹方式表達出來。

十七字招牌位於新界葵涌大連排道工廠區一間捲閘舖門面。


遊行間情陷北魏體招牌

聽落似乎發展方向應向「講古佬」靠近,怎會成了北魏體「傳人」?「我想是因為早兩年的遊行,讓我多了許多在港島區行走的時間。以前從來未試過在港島瓹窿瓹罅周圍行,但正因為遊行期間人潮不時走走停停,東張西望之際發現了很多好勁、好爆的書法招牌,尤其是著名北魏體書法家區建公所寫的北魏書體招牌,我覺得好正、好有味道,極能代表到五十至七十年代香港的霸氣,而北魏書體勾畫別具特色,加上嗰支旗仔上面的八隻字都是這種字款⋯⋯」於是北魏體成為了K Sir決意要留存的香港字體。

為何獨獨鍾情北魏體?兩個字講晒:「愛爆」!
好到底麵家在1961年在元朗阜財街買下店舖經營至今,其門外牌匾同是由區建公題字。

雖說如此,但重塑北魏體已有前車——陳濬人著手修復的「北魏真書」,為何要「重蹈覆轍」?「在我著手研究北魏體時,有位字體設計師朋友主動聯絡我,提出可將作品放上香港字體設計群組,接而又問我有沒有興趣造出一套字款。上網一查才發現原來已有另一位設計師(陳濬人)造緊,但他主要用抽絲剝繭的當代方式造字,只保留字體精髓,去除了書法的毛筆痕,而我則希望用保育角度『造字』,將以前未有人著手重塑的招牌大字100%還原、活化,所以那刻我覺得試下無妨。」

「劖亂歌柄」四字啟發他嘗試用已有的北魏DNA(筆劃)砌字,自此造字過程一帆風順。

一句「試下無妨」,耗費了K Sir無數個小時,集合五十多位不同風格的書法家字跡,從中歸納出北魏體的規律與筆法。他先要搜集香港各地北魏體書法作品,再用軟件勾勒出其輪廓、字腔(筆劃所包圍之留白空間),配以藝術家觸覺與想像力將筆劃重現,最終K Sir揣摩出要統一筆劃粗度、質感、勾畫特點的做法。在他所造的「爆北魏體」,粗幼比例比原有的北魏體更豐腴,K Sir將之稱為「爆」,而為了廣告業界能重用這款字體,他特意將字體做成一體成型:99%的文字部首與部件相接,方便雕製字牌時一氣呵成,字字連成一體,強調其實用性。一日造十多字,至今K Sir不知不覺間已「砌」出了接近2,000個「爆北魏體」字,距離8,000個中文正體常用字不遠矣。

造每一個字,都需要用軟件逐筆勾出文字的原型,再慢慢調整細節,實為水磨工夫。
為了強調字體韻味與質感,爆北魏體在設計時保留了毛筆的筆鋒痕跡,將過於澎湃誇張的筆劃稍為收斂,以便放置於字框內,令所有字看來統一自然。
先要將每一個字的角度移正,把每一隱藏筆劃畫出來,然後調校粗度及大小,北魏的DNA開始逐漸成型。
這些分拆出來的筆劃看似簡單,但每一筆都是用時間換來的心血結晶。
造字過千,自然就歸納出一套北魏書體的書法特徵。
造字的好玩之處在於只要找到竅門、規律,過程就能大大縮短,只要將已有的部首結合,便能得出「新字」。


以字發聲 成為「路牌」開荒牛

「其實開設眾籌是因為台灣嘖嘖眾籌平台主動接洽,他們認為我設計的字體很有潛力,便提出想我在他們的平台進行眾籌。」既有伯樂,千里馬又怎會吝惜腳步,K Sir一於參考之前平台成功集資的案例,以一百萬台幣作起步,「其實這一百萬扣除稅項與平台8%手續費,大概有22-23萬港元,除開9個月的工作時間,大概每個月有接近25,000港元,我們稱作基本生活費,用作支援生活、工作的日常開支,這樣我就可以專心致志地完成這個字款。」

「爆北魏體」的眾籌於12月15日100%達標,距離完結尚有近兩個月時間,最終能夠超標幾倍,則要睇下大家夠唔夠畀力。
未來眾籌計劃將下調延伸目標的所需金額,以應付推出升級版的「爆粗北魏體」與台灣特色異體字、台羅拼音、台客語漢字等非香港常用字,擴大字體的市場。

目前眾籌已100%達標,字體預計將於明年9月推出,但K Sir卻表示這只是起點,「你見我之前都是做『社區整容』,將元朗區執返靚仔,雖然我現在沒有這個職能,很難在社區發揮到原來的作用,但是現在造字卻能夠『以字發聲』,保留本土文化之餘,亦希望嘗試在社區內路牌殘舊或欠缺路牌的地方,增置以『爆北魏體』寫成的指示牌,例如我之前亦曾在南生圍『加料』,又試過與小朋友聯手製作五組字來指引途人前往博愛醫院,讓社區多啲特色、多啲美感,亦算是為本地社區出一分力。」

輾轉做過設計師、視藝老師、區議員,如今重操故業成為字體設計師,心態上有什麼轉變?K Sir笑言道:「老實說,做返設計係做緊自己好鍾意做嘅嘢,以前做區議員的時候有很多『豬頭骨』,有些政見不同的街坊會夾硬塞嘢畀你做,唔做又唔得,又不能夠將自己做過的事大肆宣揚,許多『骨頭』都要自己哽,無時無刻都有種精神壓力。」K Sir接而表示,改換行頭之後,既能做自己心愛的事業,讓字體在社區發揮實際作用,亦能為自己喜歡的社區帶來更多美感,實在最好不過。

K Sir在社交平台表示為方便元朗居民在博愛醫院旁邊路口小徑踩單車入南生圍,特意炮製了一塊以「爆北魏體」寫成,筆劃、顏色醒目的指示牌,離遠都清晰可見。
與小朋友合作寫成的博愛醫院路牌非以爆北魏體寫成,但亦是眾人對元朗社區的一份心意。
雖已無區議員身份,但K Sir的親和力卻沒有絲毫減弱,與鄰居、附近工作的工人談笑風生亦不在話下。


全新字款重燃舊香港文化

「其實我有一個方向,我希望將廣東歌的歌詞以『爆北魏體』在社區重現,九龍皇帝是執著於自己的某一個心結、渠王是賣廣告式地不斷Copy Copy Copy,那為什麼這麼『到肉』的廣東話歌詞不能在香港的街頭角落、山頭野嶺出現呢?無論是刻或雕也好,總之希望令香港更加好玩,多啲景點、打卡位,最重要的是那句歌詞能為香港人帶來正能量。」K Sir言談間流露出他的「野心」,就是要將這重塑經典的「爆北魏體」發揚光大,他認為今時今日的香港人太多負面想法,希望藉著這種富含舊香港人霸氣、魄力的字體為香港帶來新氣象,形成一種新的街頭文化。

在採訪當日,K Sir帶記者到大埔林村中一個廢棄瓦窯探險,一邊觀察,一邊分享如果未來有機會會嘗試在類似古蹟添上「爆北魏體」,用字體藝術為舊物帶來新意。
K Sir表示或許會以字牌填補瓦窯缺口,使兩者新舊交融。

除此之外,K Sir亦希望這款字體能夠真正重新用於招牌之上,「因為我發現,有好多藥材舖、跌打舖夠膽死用啲明體字做招牌字體,我認為完全唔襯呀!好希望在字體完成後,能夠與不同店舖建立聯繫,甚至可以去跟進整個Project,為不同的店舖進行字體設計方面的創作。有不少『爆北魏體』的支持者都表示,很期待它的誕生,因為他們許多時候都是Sell緊復古事物,但卻沒有一種具代表性的字體能夠用作宣傳,所以他們對此都寄予厚望。」

眾籌網站上亦分享了不少字體用處,包括以招牌形式活化懷舊店舖古蹟及作為節日派對旗幟。
爆北魏體若然能夠登上戶外大型射燈廣告或交通工具燈箱展示,想必零舍搶眼。
大廣告用得「爆北魏體」,又怎少得零售商店門市海報及公眾指示牌。

面對香港許多舊事物日益消散,K Sir認為字體設計是一種全新的「備份方式」:「香港有一些比較脆弱的舊事物、古蹟很難留住,那麼我們便有責任用第二種方式去留低佢,有人會做微縮攝影、有人會用攝影,而我則是用『造字』,大家盡可能去用不同方法留下香港的歷史與文化,令我們下一代至少知道以前曾經有的光陰片段、記憶,讓他們有機會重拾當年香港的『影像』。其實這是一門十分厲害的文化產業,所以我希望點都『鬥』掂佢。我唔係想發達,只係想搵到份糧,享受樂趣之餘,亦對社會有貢獻,這樣的事,何樂而不為呢?」

K Sir認為字體設計的路途上他並不孤單,因為他背後有著不少「前輩」為他撐腰,他深信字體設計在香港定能殺出一片天。
【「爆北魏體」眾籌計劃】

截止日期:2022年2月3日
預計上市日期:2022年9月30日
網站:bit.ly/3GOm1uE
Facebook:爆北魏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