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g

|香港有個 #造琴師|手造國際級小提琴工匠 工藝媲美百年名琴

在講求功利的香港,只要做藝術相關的行業,不賺錢,就被人覺得「好傻」,要成為專業的音樂家更是艱辛。李智朗(Ray)不單止識玩音樂,直頭是造音樂,是香港難得的手造小提琴工匠。

造琴者和音樂家唇齒相依,香港人玩音樂無出路,可以點?「照玩吧!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成為演奏家,但香港人好聰明,無話做不到,像我都能成為造琴師。做人不一定要跟著社會走,只要堅持,無嘢可以阻到你。」

李智朗 小提琴 造琴師
Ray投身於造琴之中,雖然在鑽研造琴的過程中捱了不少苦頭,但他總是輕描淡寫,不認為是犧牲,反而從中獲得很多的滿足感。

文、圖:田氏

今時今日香港的小朋友,個個至少識一樣樂器,考到演奏級都大有人在,但會落手落腳做樂器的,極少。來到Ray的工作室,不會見到像一般琴行般掛著一排的小提琴,因為他的小提琴均屬訂製品,一把琴平均需時3、4個月製作。「我最快試過3星期完成一把琴,最耐花上3年。」Ray的作品亦有在歐美、東南亞的樂器店出售,一年頂多造3至4把提琴,價錢達20萬以上,靠口碑獲外國演奏家垂青,waiting list雲集各國小提琴家。

Ray的音樂之路並不順遂,他自小學習小提琴,曾任職唱片公司製作音樂,及後經營音響器材;2003年一場沙士下結束生意,想起小提琴老師曾讚賞過自己聽力好,適合造小提琴,就開始去圖書館找參考書、上網學造琴。

當時他邊教琴邊做其他工作,節衣縮食,自言瘦到屁股都摸到骨的程度,只為儲下學費,全情投入買工具,日以繼夜地造琴。數年光景後,覺得自己的手藝都不錯時,決定到芝加哥跟隨著名造琴師Michael Darnton深造,前後5年時間來回學習。他笑言學到老師都問他:「你為什麼還在這裡?」言下之意學師有成,夠功力下山了。

他曾到美國拜師學藝,所造的琴也曾獲獎,但他拒絕為獎項而造琴,寧願專心做自己喜愛的作品。

具靈魂的完美曲線

今時今日,世界著名的古董小提琴全屬17至18世紀中的出品,來自意大利的小提琴之鄉Cremona,尤以當地三大著名小提琴工匠世家Amati、Stradivari及Guarneri最為有名。除了是演奏家趨之若鶩的夢幻逸品,亦成為富豪投資收藏的珍品,每每在拍賣場創造出驚人售價,最高的賣價更達1,100萬歐元。

Ray指出這些知名的古琴都歷盡滄桑,在時代巨輪下經過不少碰撞。「以現代的科技去造琴,可精確地複製現時名琴的狀態,卻只有單一的音色,做不到富生命力的聲音。 」

cremona地圖 意大利 小提琴之都
Ray的工作室中掛著Cremona地圖,雖然只是個小小的城鎮,卻造出了傳世的名琴。

要學造一隻小提琴,Ray笑指並不難,亦隨緣收取學生,基本上約200小時即可學成,但要造出具水準的小提琴卻是窮一生的過程。大家可能明白作曲家寫一首歌,需時醞釀靈感。Ray說造一把小提琴,同樣是創作藝術的過程。他會先和演奏者傾談,了解其對聲音的要求,再構思如何把效果呈現,這過程最花時間。

「小提琴本身形態已是藝術品,有美感之線條亦具實用性。」他講求考究和重塑意大利三大名家作品的原貌,一把琴有近百件木零件組合而成,當中滿是弧度和曲線;他製作小提琴時,要嘗試不同的弧度公式和變化組合。當中每個工序都要精準,才製作出恰到好處、超越時空界限的作品。

Ray採用意大利北部的杉木和歐洲的楓木作琴面,他直言材料不是最重要,方法合適、手藝好的話,一張枱造出的琴也不會太差。
每一隻小提琴都具複雜的弧度,每條都是精確的數學公式。

改變人生的樂器

Ray習慣在晚上開始造琴,真正日落而作,日出而息,是個漫長而孤獨的過程。對比起傳統的樂器生產地,要令演奏家捨意大利、美國職人製的小提琴,取Made in Hong Kong的出品,他坦言對自己的造琴詣藝甚有信心。

「我曾經在芝加哥的琴行遇到位樂器買手,他試過了世界很多的名琴,當時他說我造的琴具靈魂,像古老的小提琴般,可創造無限的音色。」 這正是讓他堅持下去的動力。「每次造琴都是一個創造過程,有時甚至會情緒低落。但當看到演奏家透過我造的琴而有進步,考入心儀的學校或樂團,珍惜手上的琴、認真努力地創造音樂,都極有滿足感。」

Ray的琴獲得肯定,包含了數千個晚上鑽研和練習的努力。早期客人幾乎全屬外國訂單,近年本地客人亦有增長,各佔一半比例。
除了小提琴外,Ray亦有製作中提琴及大提琴,亦有外國的演奏家會帶同價值千萬的古董名琴來找他維修保養。

香港是個「著名」的文化沙漠,留在港造琴困難份外多。租貴之餘,Ray連使用的工具都需專程由外國訂造,成本極高。「香港有很多有心人,但整體環境令從事音樂很困難,連平日玩音樂都要收收埋埋。」他認為香港人對音樂的欣賞和賞析度都不足夠,要學懂怎樣欣賞之餘,可對音樂的質素有更高的要求和進步。

每隻小提琴都以傳統的工具手工製作,其中大部份工具都需由日本請工匠訂製,或由歐美尋找古董工具。

他堅守在港,除因家人外,亦覺得香港的確有份魅力。「離開了香港後才發覺,香港真的好靚,沒有一個地方可比擬。」 要走一條與別不同的路,在維城內注定不易,但他不吝嗇教導學生,「希望有心人不必像當年的自己,走多了冤枉路吧!」

【Ray’s Fine Violins】

Facebook:Ray’s Fine Violins
Instagram:@raysfineviol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