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p

|香港有個 #插畫師|復古未來畫風獲Lady Gaga洽談合作 港產插畫家Isaac Spellman

適逢「美麗新香港」到來,20世紀三大「反烏托邦」名著之一《美麗新世界》(Brave New World)隨之重回港人視線。當中最吸引目光的,莫過於CUP出版今年中推出的全新譯本,請來曾受Lady Gaga、VOGUE Russia、Vivienne Westwood等國際名人和品牌青睞的本地新晉插畫家Isaac Spellman,以繽紛絢麗的「復古未來風」(Retrofuturism)創作封面和內頁插畫,令經典故事隔世昇華,首批印刷開賣七天就售罄,至今已售出逾三千本。

誰說港產插畫難登大雅之堂?Isaac用一部平板電腦證明,只要忠於自己的個人風格,一個年僅25歲的香港插畫家也能揚名海外。

文:Tiffany
圖:Tiffany、Isaac Spellman、CUP出版

在學時Lady Gaga找上門:我以為自己會一炮而紅

Isaac別樹一幟的美學觸覺,非由甚麼正規畫班培養出來,而是源自家中愛以美式風格悉心佈置住所的母親,讓他在成長過程中盡受歐美藝術和文化薰陶。Isaac又憶起自己曾於中學時期與妹妹製作小誌解悶,從此便與繪畫結緣,決心到香港浸會大學讀視藝,又在Instagram上持續分享自創fan art電繪作品。直至大學二年級時,他突然接到人生第一單案子——客戶正是自己追隨多年的偶像Lady Gaga。

Isaac於2017年受邀為宣傳百變音樂天后Lady Gaga《Super Bowl》表演製作的動態圖畫。

Isaac解釋,自己早於9年前已曾在香港演唱會後台與Lady Gaga碰面,其突出而前衛的風格正是其中一個推動他成為藝術家的原因。他所發佈的fan art中,固然也不乏Lady Gaga的身影,有兩幅更曾被對方親自轉發;不久後就收到創作團隊邀請,為Lady Gaga製作宣傳動態圖畫。

「當時我還自以為會從此一炮而紅,怎料打後兩年都無接過job。」Isaac認真誠摯地陳述自己的心路歷程,「不過那時還在讀書,課業也很繁忙,沒有覺得特別挫敗,反而繼續自信畢業之後便能成為一個好紅的插畫家。現在這個狀態總算來了,就是來得遲了一點。」

雖說「遲了一點」,但Isaac也深知香港全職插畫家不多,自己已比許多同行幸運。

現時大眾一般認識的插畫,多為容易迅速引起共鳴的圖文創作,Isaac則偏向用較細膩的線條和顏色,做出更storytelling的作品,亦因而成為廣告界寵兒。他試著分析自己有幸跑出的原因:「近期潮流興復古,各式品牌、電影、歌手都喜歡製作顏色更sharp的宣傳品,我的風格就剛好滿足到這個需求。」

Isaac的「復古未來風」,似是以電繪科技重新演譯80、90年代的畫風,又像是60年代的人類繪出對「飛天汽車」的幻想,也有人說像是在70年代smoke完的迷幻感覺,總會讓人看得目不轉睛。

高級時裝品牌Vivienne Westwood與運動用品品牌ASICS聯乘推出運動鞋,曾找來Isaac創作插畫宣傳。

英國創作歌手Ed Sheeran七月推出的〈Bad Habits〉單曲宣傳海報,貼滿香港街頭,亦是由Isaac操刀。

他的插畫去年更曾登上有「時裝界聖經」之喻的VOGUE雜誌(俄羅斯版)。

Isaac根據香港堪輿學家楊天命提供的語言關鍵字,為他創作2021年八字批命運程《春牛圖》封面。

封面上的輪盤象徵世界命運不停重複,而香港就「馬照跑,舞照跳」;Isaac也實踐了一貫習慣,在這幅畫作中藏了不少「香港人,明就明」的彩蛋。



復古未來畫風 注定突破經典 重塑美麗新世界

不過,在眾多不同合作中,Isaac直言《美麗新世界》始終是其中一件令他最感滿意和自豪的案子。「這本名著已有許多不同版本的封面,原文用字也已變得古老,我的挑戰是要突破經典,令它變得新潮有趣。」插畫元素如此豐盛的封面設計,在香港確實不常見,Isaac樂意充當「開荒牛」,為書籍設計開拓更多可能性。

Isaac擅長營造的空間感和「復古未來」味道,皆和書中描寫的「美麗新世界」不謀而合,就連他自己也驚歎「夾到爆」!

他從出版社得知,許多讀者都是受插畫封面吸引買書,便知道自己已順利達致預期效果。

除了封面之外,Isaac還在內頁創作了5幅插畫,分別繪出使人沉醉享樂的未來科技城市,以及原始落後的村落,呈現這個「烏托邦」裡龐大而廣闊的世界觀。

上圖是所畫的是「脫瓶室」——在《美麗新世界》裡,人類是靠「脫瓶」而非母胎出生,「孵化與制約中心」會操控基因,分別生產Alpha、Beta、Gamma、Delta和Epsilon五個階級的人類,並會預先設定每人天生的模樣、能力和所屬社會階層。

這幅畫的則是美國新墨西哥州「野蠻人保留區」的原住民跳舞慶祝夏日祭典的場景,也是Isaac最喜歡的一幅內頁插畫;他十分享受透過參考歷史圖片認識印第安文化的過程:「我們無須因為自己是香港人,就局限自己只畫香港嘢」。



年少得志 不忘扶持更年少的香港藝術人

Isaac常將「放眼世界」掛在嘴邊,但在香港土生土長的他,同時也渴望為本地插畫界出一分力,鼓勵更多新血繼續創作。身為本地圖文插畫家謝曬皮的師弟,Isaac也想過像她一樣,回浸大做兼職老師:「近年插畫發展迅速,又衍生了NFT、動畫、AR、VR,我覺得學校需要一些年輕老師,從不同範疇和角度啟發學生。」他又提到校方曾有統計數字,反映只有約一成視藝系學生畢業後繼續全職從事藝術工作,「當中每年『爆』出來的更只得一兩個,十分可惜,其實我們可以多加幫助他們,推動整個產業的發展。」

Isaac又曾在YouTube拍片介紹自己接job的過程,希望能讓更多人了解插畫家的工作。

不過,眼見「美麗新香港」的創作空間愈來愈窄,鍾情西方文化的Isaac何以依舊心繫此地?就此,他繼續貫徹自己的「復古未來風」回應:「我所畫的奇幻事情,感覺就像可以永遠停留在想像世界,當中的故事也是用比較隱晦的藝術手法去表達。」Isaac繼續堅定地侃侃而談:「我相信現時大家都要尋覓一個新的模式,好好延續自己的storytell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