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瞳行_FI

《一路瞳行》︱導演朱鳳嫻自身成長經歷 於視障家庭感受愛

近年香港本地電影製作百花齊花,既不乏大卡士大製作,亦有不少觸動人心的小品,如《一路瞳行》便是一例。這個關於視障父母照顧女兒的故事,聽起來好像一般煽情肥皂劇的劇情,但這改編自真人真事的電影,其實就是取材自導演朱鳳嫻的成長經歷:她的父母年幼時都是因意外致雙目永久失明,她將自身經歷由舞台劇劇本轉化成短片,再改編成現時的長片,並非要刻意講述失明人士苦況而要別人認同或同情,反而「家」才是整齣電影的主題。由吳千語飾演戲中女兒,還有吳岱融及惠英紅分飾戲中失明父母,三人的關係總有喜怒哀樂時,唯有親情化解黑暗,是導演的深深體會,也希望觀眾領略得到。

文:Harrison
相:Harrison、劇照由《一路瞳行》官方提供
服裝:Celine(吳千語)
化妝:Cosette(朱鳳嫻導演)、Christy Lam(吳千語)
髮型:Vincent.S (朱鳳嫻導演)、Heibiemok @artifylab(吳千語)
造型:Derek ho(吳千語)

家事啟發創作 敞開心扉成就首齣長片

2005年畢業於演藝學院表演系的朱鳳嫻,曾參與多齣舞台劇的創作和演出,在短片、劇集之編審、執導等亦有一定經驗。而《一路瞳行》就是她首次自編自導的電影長片。或許與出身自表演系有關,朱鳳嫻既相當健談,也會樂於表達自己,關於自身的哀樂,也願意跟別人分享,《一》的出現便是一例。她說:「約十年前我嘗試寫劇本,想選擇自己感受至深的題材,當下就先想到我的家庭,然後寫成舞台劇劇本《發育.不良》,將一家生活的喜與悲也寫下來,只曾以『圍讀』的方式演繹,但觀眾反應不俗,說劇本具生命力,又說我的父母充滿力量,想多了解他們的經歷。這驅使我將故事化成影像,當時擔心舞台劇未必可盛載太多,所以我先將它拍成15分鐘短片《發育.不良》,它曾入圍『第20屆IFVA獨立短片節』等,反應亦理想,令我再咬緊牙關寫下長片劇本。」

《一》講述視力建全的女生朱芷欣(吳千語飾),其媽媽和爸爸甘笑紅(惠英紅飾)和朱國強(吳岱融飾)卻是失明的,一家三口在女兒小時相處融洽溫馨。但芷欣長大開始漸漸感受到別人的奇異目光,又感到父母對她極之依賴,有著繪畫天賦的芷欣,更一直渴望可到外國攻讀藝術而離開這個家……朱鳳嫻回想以《一》的劇本尋找投資者時,也吃盡「閉門羮」:「或許故事欠缺商業元素,而遭到拒絕。但輾轉間卻獲現在的電影公司讚賞,表示故事有意義而值得開拍。而在未到這公司前,有見惠英紅在一些訪問中表示想嘗試去演失明角色,我也一試將劇本交給她過目,她看畢第二天便約我詳談,她得知這是改編自我的經歷,着我改寫至我自己滿意時,可再聯絡她,她更表示一定會參與演出。這統統對我在《一》的創作上打下強心針!」

港產片 電影 電影介紹 一路瞳行 朱鳳嫻 惠英紅 吳千語 視障人士 導演
一個以自身經歷寫成的舞台劇劇本,十年過後經過無數修改終以電影呈現,對編導朱鳳嫻來說(右二),是其演藝事業中的一大成就。
港產片 電影 電影介紹 一路瞳行 朱鳳嫻 惠英紅 吳千語 視障人士 導演


紀實與通俗中取得平衡

在《中》「飾演導演本人」的吳千語,在了解角色及故事由來後,感覺跟她過往演出會有所不同。她說:「這是導演的真實經歷,所以初時我也有疑惑,我應該是了解導演較多來演她本人,還是完全依劇本演戲中朱芷欣一角。而此片演繹的另一難度,就是影片具有通俗劇情,但其實也十分寫實,甚至本身是真人真事,所以我不能去『演』,而是要自然地表現出來,否則便不夠生活化。例如我演回中學生,角色處於青春期,已有很大的家庭責任,但也有反叛時,她的複雜心態要怎樣在演繹上取得平衡,便有一定難度。」

港產片 電影 電影介紹 一路瞳行 朱鳳嫻 惠英紅 吳千語 視障人士 合照 導演

對此,朱鳳嫻在拍攝過程中讓吳千語儘量集中戲中角色本身:「例如我沒有介紹我的家人給吳千語認識,因戲中她已有惠英紅這『媽媽』,如再跟我媽媽接觸,我怕令她有「兩個媽媽」而感到混亂,希望讓她主力集中戲內世界的一切,以一個女兒身份,去演出這關於親情的電影。」朱鳳嫻也強調,自己也在電影的紀實及通俗中取得平衡:「其實關於失明父母怎樣照顧小孩的細節,或會有觀眾想了解多一點,但其實我只想藉着這個失明家庭,去強化『家』這個主題,片首在交代女兒燙傷及發燒的情節,也解釋到失明家長怎樣餵藥(如以樽身橡皮圈數量分辨藥水種類等),若再詳細多講,反而會變成資訊節目般,所以我主要著墨於這一家三口的關係及各成員性格描寫。」

港產片 電影 電影介紹 一路瞳行 朱鳳嫻 惠英紅 吳千語 視障人士 訪問 畫畫 繪畫 課室
吳千語要飾演導演朱鳳嫻的真實故事,但在戲中又不應「太朱鳳嫻」,對她演技掌握方面確是一大考驗。


互相補位 家之成形

在《一》中,我們會看到惠英紅和吳千語兩母女因誤解而經常爭吵,但有吳岱融這幽默慈父緩和緊張氣氛;當吳岱融證實患有癌症,惠英紅會主動繼承他的位置,為一眾受壓的失明工友發聲。家庭成員間在有需要時互相「頂上」,或許這就是完整的家。現實中,朱鳳嫻在其家庭也深深體會這一點:「爸爸的樂觀豁達,對家庭有正面影響。後來他證實患上大腸癌時,以及在2018年離世時之前後,我固然心情極差,而那時候我更佩服我媽媽:以前我認為自己是家中唯一視力正常的人而為領頭的一位,但在我失落之時,媽媽即如領袖般「補位」,例如在我身心欠佳時,她 主力照顧爸爸,常常自己到醫院探望。我因為自己視力健全,而把自己放得太大,但又因此反而看不到父母的默默付出。在這過程我感受到家人的力量實在非常厲害!」

現實中朱鳳嫻的媽媽固然了不起,戲中的媽媽惠英紅也一樣令人敬佩,這方面跟她有不少對手戲的吳千語最為清楚:「起初跟她接觸真的有點害怕,因她看來相當嚴肅,工作上十分認真,她行路飛快得會令我感到身邊有陣風吹過般。但其實她外冷內熱的人,會樂於跟我溝通,主動教我演出。戲中她要戴上特製隱形眼鏡,又要保持眼球長時間作「鬥雞」般來演視障模樣,相當專業。所以我也有壓力,就是不敢因自己致頻頻NG,避免令她更辛苦。」



豁然面對 活得精彩

《一》中有七成內容取材自導演真實的家庭生活。像片中一些對失明人士投以奇異目光,又或「好心做壞事」予以同情、建議,這些朱鳳嫻自小也看過、聽過不少。「甚麼『俾盲公竹篤到衰三年』等謠傳,我也聽過不少。以前我介意別人的目光而向父母反映,但爸爸則說你甚麼都介意又如何做人?事實上我爸爸能養大我,供書教學,我亦總算對社會有點貢獻,與其說我有一點成就,其實我爸爸的成就更大。只要用心做事,對得起自己,真的不用理會他人目光。」

事實上,很多事情普通人做到的,失明人士也一樣做得到,甚至會更好更認真。例如今次導演找來其他失明人士作臨時演員,當他們接觸凸字版劇本時,必會細閱背好,發覺對白有不連戲的地方(有時因劇本有改動而忘記通知他們)就會提出,十分認真。而戲內所需要行走的路段只經簡單的採排,他們也記得清楚。此外,朱鳳嫻也特別提及她媽媽:「她是一個勇敢的人,甚麼也會去嘗試,例如她曾到台灣跑馬拉松等,就是不要怕失敗。今次媽媽出席《一》的口述影像場次,說笑為甚麼母女的爭吵戲特別多!但她對我嘗試拍電影得出的成績,會給予100分滿分,或者女兒的一切她也覺得是最好吧!」有這樣豁達、開明的父母,是真的教朱鳳嫻自豪!

港產片 電影 電影介紹 一路瞳行 朱鳳嫻 惠英紅 吳千語 視障人士 菜餐廳 餐牌
戲中女兒為失明父母朗讀餐牌內容以便他們點餐,已遭一些小朋友投以奇異目光。
港產片 電影 電影介紹 一路瞳行 朱鳳嫻 惠英紅 吳千語 視障人士 繪畫
《一》中惠英紅鼓勵女兒吳千語朝其興趣──繪畫繼續進修。現實中朱鳳嫻媽媽也是個勇於嘗試的人,自然也啟發女兒朝演藝路邁進。
港產片 電影 電影介紹 一路瞳行 朱鳳嫻 惠英紅 吳千語 視障人士 合照 導演 走廊
朱鳳嫻曾為戲中女主角作casting,嘗試找新人演出,但角色的複雜性未見有人發揮得到,最終遇上吳千語,其內斂及情緒爆發的演出,正切合導演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