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暮之城_FI

通訊社攝記「幽暮之城」相展︱後國安法日常 七月某日後的暮色香港

IG有接近9萬followers的90後攝影師Deacon Lui大學畢業後,隨即遇上反修例運動,任職通訊社攝記的他毅然拿起相機走上前線,百萬人大遊行當日從高空拍下的作品讓他聲名大噪;近期他舉辦個展「幽暮之城」,展出一系列攝於國安法實施後的作品,其鏡頭下的香港卻只剩下陌生與壓抑,「這一年來這個城市被各種不確定因素籠罩,香港尤如步進了入黑前的暮色。」

文:Layne
圖:Layne、受訪者提供

深水埗 大南街 Parallel Space 《幽暮之城》相展
不時有路人被門口位置的海報吸引,駐足望進場地。
深水埗 大南街 Parallel Space 《幽暮之城》相展 現場
參觀者沿著作品前行觀賞,連腳步都刻意放輕。 

染上Pantone 337C的香港

展覽合共展出56幅Deacon於國安法實施後的攝影作品,三幅垂直並列的日出日落全景相片,引領參觀者逐步走進日漸黯淡的東方之珠。一系列呈現香港經塗抹、修正後模樣的作品,揭示著港人難以習慣的「後國安法日常」,穿過那幅顯示著Pantone 337C顏色的螢幕,映入眼簾的是理工大學與鐵絲網,背後隱含的殘酷現實不言而喻⋯⋯Deacon解釋道:「全部作品都以Pantone 337C為主調,這是國安法宣傳品的部份主色,現時的香港就有如被這種顏色覆蓋、籠罩。」

深水埗 大南街 Parallel Space 《幽暮之城》相展 Deacon 國安法
Deacon指由於攝影書受排版限制,這三幅表達「香港入夜」的全景照只會出現在展覽。
深水埗 大南街 Parallel Space 《幽暮之城》相展 Deacon 國安法
彼岸的「香港新篇章,青年有未來」標語,一切看來靜默而諷刺。
深水埗 大南街 Parallel Space 《幽暮之城》相展 Deacon 國安法
這幅照片牆由41幅攝影作品組成,每張都攝下了國安法後港人的「日常」。
深水埗 大南街 Parallel Space 《幽暮之城》相展 Deacon 國安法
在城市點點散落的,不知是「光點」還是「白磷彈」。
深水埗 大南街 Parallel Space 《幽暮之城》相展 Deacon 國安法
垂直擺放的「Pantone 337C螢幕」似是一幅旗幟,覆蓋在殘忍的真相之上。
深水埗 大南街 Parallel Space 《幽暮之城》相展 Deacon 國安法 鐵籠 馬路
從行人天橋的鐵絲網視角看出馬路,世界都像成為了牢中的囚徒。
深水埗 大南街 Parallel Space 《幽暮之城》相展 Deacon 國安法
紅磚大學染上Pantone 337C,顏色顯得似乾涸的血漬。

展覽場地一角設有同名攝影集與明信片的銷售櫃檯,以對讀形式印有拍攝角度相似、分別攝於國安法通過前後的作品,同時呈現出催淚煙遍地的畫面與「安定繁榮」的現況,交錯的記憶碎片訴說著抗爭難以磨滅的痕跡;閣樓以兩部投影機分別在兩側牆上循環播放著Deacon的攝影作品,記憶伴隨著背景的海浪聲浮遊、流動,找不到安定之處。

深水埗 大南街 Parallel Space 《幽暮之城》相展 Deacon 國安法
樓梯底的鐵絲空間內放著同名攝影集,供參觀者在「籠」中翻閱。
深水埗 大南街 Parallel Space 《幽暮之城》相展 Deacon 國安法
投影中的場景各異卻隱約相似,充滿「既視感」。
深水埗 大南街 Parallel Space 《幽暮之城》相展 Deacon 國安法
攝影書書頁在光源下會透底,產生類似相片「重複曝光」的效果,所以Deacon特意在場地二樓的設置燈箱,展示書頁的特別效果。
深水埗 大南街 Parallel Space 《幽暮之城》攝影集
《幽暮之城》攝影集(一書兩冊) $268
深水埗 大南街 Parallel Space 《幽暮之城》攝影集 明信片
明信片(一套四張) $50/套

當攝記遇上煙火紛飛

修讀浸會大學社會學系的Deacon在大學時期因興趣開始接觸攝影,起初以風景、街景為主,畢業後成為通訊社攝記,以攝影像紀錄社會現實,「讀書的時候讀過很多理論,但卻很難在社會上予以實踐。但在通訊社工作期間十分自由,多數都在做自己想做的題材,很少趕稿,那段時間幾乎每日都外出拍攝,慢慢嘗試將自己的想法、理念融入到作品當中。」

《幽暮之城》攝影集 Deacon Lui
Deacon坦言自己亦心存恐懼,但無阻他繼續用攝影表達自己的想法。
《幽暮之城》攝影集 Deacon Lui 反修例運動 攝影師 灣仔警察總部 2019年
Deacon在反修例運動期間拍下的相片,畫面充滿張力與壓迫感。

說來輕巧,當時Deacon畢業不久便碰上反修例運動,他卻義無反顧地選擇成為公民記者、走到抗爭前線,與槍林彈雨、煙火紛飛為鄰,每次按下快門,只憑一個信念支撐他:「當時經常多區同時發生衝突,有很多場面都未必有記者紀錄,我只希望Cover得幾多就幾多。最難受反而是目睹現場的人身陷絕望、痛苦,自己卻無能為力,只能盡力紀錄真相。」

《幽暮之城》攝影集 Deacon Lui 反修例運動 攝影師 催淚彈 2019年
要在眼睛都難以掙開的情況下拍攝,遊走在煙火之間的攝影師委實難當。
《幽暮之城》攝影集 Deacon Lui 反修例運動 攝影師 記者 市民 催涙煙 2019年
Deacon擅長捕捉人物的動作神態,每張相片都彷彿在述訴著被攝者的故事。

社運後殘忍真相:有人永遠停在這裡

Deacon坦言反修例運動期間的場面極其激烈,拍攝的相片自然容易吸引眼球,「2019年儼如一個洶湧無比的巨浪,如今的香港卻只是一片死寂,大家都好像在這時代中浮遊無依。」所以這次展覽他嘗試以一系列畫面較靜態、人與人之間缺乏連結的攝影作品作對比,表達社會的壓抑與港人無力、疏離的狀態。

《幽暮之城》攝影集 Deacon Lui 反修例運動 攝影師 隧道
走在經過粉飾的隧道之中,不知行人內心是否如外表一樣平靜。
《幽暮之城》攝影集 Deacon Lui 反修例運動 攝影師 隧道 文宣
在相片中的人物往往形單影隻,充滿疏離而壓抑的感覺。
《幽暮之城》攝影集 Deacon Lui 反修例運動 攝影師 尚十 周梓樂
Deacon自言認為這張攝於「尚十」的作品,是整場展覽中最發人深省。

「其中有張作品雖然畫面不是特別吸引,但我希望大家用心細味。當中拍下了尚十(尚德邨十字路口)清拆後的祭壇,地上的殘缺被替換成磚頭,相片一角有著幾個灰暗的影子望著十字路口。」Deacon嘆息道,這張相片背後隱含一個讓人神傷的比喻:現實生活中有些人離開了、只留下了影子,永遠停滯、陷入了那個十字路口,再也沒有繼續向前的機會。

留下來的人 壓抑但並不孤單

展覽與攝影集皆以「幽暮之城」為名,那Deacon最心灰意冷的時刻呢?「其實無論是47人案或《蘋果日報》停刊都讓我黯然神傷,而蘋果事件對我尤其切身,直情感覺『傳媒已死』,我足足消沉了幾天。就算是這個展覽在選作上都有許多考慮、取捨,這些自我審查其實避無可避。」Deacon說到這裡,略為一頓,再嘆道:「係囉,大家都避唔到⋯⋯」

「要記住你的一切,使世界亮了點。」—— C All Star《留下來的人》歌詞 幽暮之城
「要記住你的一切,使世界亮了點。」—— C All Star《留下來的人》歌詞
「幽暮之城」一詞霎眼看似絕望,但Deacon深信只要有人,就會有光。

「不過香港未來灰暗就梗㗎啦!但是環境越灰暗,在漆黑中的光源只會越發耀眼,大家要繼續緊守自己的信念,繼續『講人話』。整場展覽表達著一種疏離感,有許多人深感孤寂卻無從宣洩,但希望來到這裡的人,可以感受到自己身邊仍有一眾同路人,大家並不孤單。」

最後Deacon輕輕留下兩字,令記者動容不已:

「頂住。」

【「幽暮之城」Deacon Lui作品展】

日期:即日起至7月25日(現已延至8月1日,Deacon將於最後兩日駐場)
時間:12pm – 7pm(逢星期一休息)
地點:深水埗大南街202號地下 Parallel Space
Facebook:lsb.co
Instagram:@lsb.co